发布日期 2020-03-17

作家与湘潭书市的难解之缘

原标题:作家与湘潭书市的难解之缘

湘潭在线3月16日讯(湘潭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王超)73岁的刘剑桦,是市作协前名誉主席。在众多的身份标签中,他最看重的是“阅读者”这个称呼。关于自己和书的关系,他这样形容道:“相见亦无事,别后常忆君。”他这辈子看了多少书?买了多少书?藏了多少书?没有人清楚。连他自己也说:“我一辈子的钱都花在了买书上。”因为爱书,他结识了湘潭最早一批摆书摊的人。而这群人,无一例外地成为了湘潭书市中坚挺的力量。

刘剑桦与湘潭书市结缘已有30多年。从书摊边的淘书人,到个体书店的熟面孔,再到湘潭书市的常客,刘剑桦不仅见证了湘潭书市的崛起,还目睹了它的挣扎。

“我与湘潭书市的缘分,是从一大桥下的书摊开始的。”他告诉我们,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,在湘潭一大桥下、城正街喇叭街口和雨湖公园后湖一带,散布着不少流动书摊。这些流动书摊各具特色,成为了那个年代读书人的追逐。

在众多摆地摊卖书的人中,一个叫张伟新的书贩给刘剑桦留下了深刻印象。“他的话不多,卖的书也和别人不同。”刘剑桦回忆,张伟新的摊位并不大,和隔壁满满当当的三轮车相比,他每次只带些字帖、画册和古籍书来卖。虽然话语不多,但只要和他交上朋友,提前告诉他书名、出版社、具体要求,任何书他都能会想办法寻出来。这个人,后来创办了名噪一时的崇文书店,成为湘潭书市里“品质书店”的代名词。

上世纪90年代初,国家出版业从低谷走向繁荣,由此兴起了一波实体书店的经营热潮,散布在湘潭大街小巷的书摊逐渐被一个个小书店取代。许多与张伟新同时“出道”的小书贩开始聚拢集结,并渐渐形成气候。“那时湘潭城区,涌现了一批有代表性的个体书店,像崇文书店、红庄园书店、述古书店和圣贤书店,都是其中的佼佼者。”刘剑桦介绍,经过市场优胜劣汰,湘潭城区留下了30多家精英书店。在政府部门的建议下,大家从城内各个地方聚集到车站路。于是,就有了后来红极一时的莲城书市。

刘剑桦告诉我们,上世纪90年代初到2005年前后,是湘潭书市的繁荣时期。那段时间,每到周末莲城书市就人满为患。“书店门口,书店老板不停拆卸包装;书店过道里挤满了人,人们站着或蹲着看书、选书。一些人气旺的书店,去晚了还得在门外排队等。”他说。

然而,这种红火的场面没有持续太久。随着网络书店和数字化阅读的兴起,越来越多的实体书店走下坡路。一些书店老板或因业绩下滑,或出于其他考虑,纷纷关停了书店。短短几年间,湘潭书市已今非昔比。“莲城书市,或可看作湘潭书市发展的一个分水岭。”刘剑桦说,往后几年间,湘潭书市虽几易其址,但仍没有阻止它衰退的步伐。“一些书市的亲历者渐渐老去,关于这些书店的记忆也随之褪去。”他感慨说。

出于一份情怀,如今刘剑桦仍保持着每周逛次书市的习惯。在这期间,如果想买的书实体书店有,他就绝不去网上买,以此支持实体书店发展。他希望湘潭的实体书店能与时俱进,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坚强地生存下来。“如果还能与卖书人聊聊书,没有比这更快乐的事了。”刘剑桦说。这是他的希望,也是许多湘潭读书人的希望。

聚合阅读 之缘 湘潭 书市 难解 作家